玄幻

《天方帝神尊》

小鸡炖咕咕作者

玄幻| 黄尘晨,白起|阅文集团

连载中 | 2020-09-04 17:14:06

在线阅读

简介:

今天给书迷们展示小鸡炖咕咕原创的玄幻作品《天方帝神尊》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黄尘晨,白起两位主要人物最终会发生怎样的结局呢,让我们一起细细品味吧!有些事情不管你想还是不想,但它该发生的时候还是会发生,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焦急的黄尘晨还是没有见到白起的苏醒,已经一个月过去了,莫非真如白起所说的慢则要两个月?那么就意味着自己还得提心吊胆的继续独自奋

章节试读:

有些事情不管你想还是不想,但它该发生的时候还是会发生,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焦急的黄尘晨还是没有见到白起的苏醒,已经一个月过去了,莫非真如白起所说的慢则要两个月?那么就意味着自己还得提心吊胆的继续独自奋斗一个月?黄尘晨愁眉苦脸的挠了挠脑袋。

可是马上,那个让黄尘晨又爱又怕的许庭瑄就要出现在他的面前了,并且还要商讨一下所谓的合作问题,以期达成有建设性的协议……

但颇有自知之明的黄尘晨很清楚,这个合作的对象不是他这个走了狗屎运,拣把破剑就能学到盖世神功的暴发户,而是他力量的公孙起!要把白起的情况瞒过许庭瑄这个妖女就黄尘晨的智商基本是不可能的,那么后果会是什么呢?

一,妖女立即翻脸,黄尘晨奋起反抗,不敌,落败身亡,GAME OVER;二,妖女知道,但不翻脸,可是要挟黄尘晨签订一系列不平等条约(有没有OO××,黄尘晨的口水),沦为奴隶;三,妖女立即翻脸,黄尘晨把她打翻,然后OO××……

最后一种纯属幻想,黄尘晨并没有自大到以为凭借一个月的修炼,加上基本为零的战斗经验就可以轻而易举的战胜明摆着是从小就当精英培养的许庭瑄,除非能放出所向无敌的王霸之气,让妖女自动投怀送抱……

就在黄尘晨患得患失,一夜不眠之后,他不得不顶着黑眼圈去赴和许庭瑄的那个死约会了,走时,黄尘晨颇有些“风潇潇兮易水寒”的味道。

和许庭萱会面之后,不知道许庭瑄是否看出来黄尘晨的不安,她并没有追寻白起的下落,而是很平淡的和黄尘晨交谈起来,黄尘晨不清楚许庭瑄平静的面容下到底在想些什么,只能心不在焉的跟着嗯嗯啊啊,然后提防着对方突然发难。

许庭瑄开口道:“你最近有时间么?”黄尘晨随口嗯了一声,许庭瑄接着道:“那就好,后天我们动身去南疆吧。”

“啊?为什么?”黄尘晨开始想到对方会不会是想找个偏远的地方好就地解决掉自己。许庭瑄看着黄尘晨,说道:“合作的前提之一不是说要把骊龙珠交还给你们么,但骊龙珠在我宗总坛,位于塔克拉马干大沙漠之中,来到那里之后,前往天魔宗的大部分路程必须步行。”

既然答应了对方合作,黄尘晨也只好配合许庭萱,于是和老妈谈判了N久,终于说动了让她放自己出外旅游一个星期,然后背上背包就和许庭萱踏上了前往南疆的道路。

……

走在沙漠上,放目望去除了一片黄沙,别无他物,加上头顶炙日,空气中弥漫的都是灼热和沙尘。

打扮得像阿拉伯人的黄尘晨看着一副轻松模样的许庭瑄不禁气结,这就是暴发户的悲哀,虽然以他现在的功力,早就水火不侵,更别说区区的风沙了,可惜的是没有人指导,和足够时间的自我摸索,力量在细节上的运用黄尘晨可以说是一窍不通,所以还得像个普通人一样,靠比较原始的方式来保护自己。

黄尘晨对许庭瑄抱怨道:“为什么不弄辆车子来,你们天魔宗也是,选这么个好地方。”解开面巾说话的黄尘晨不小心又被行走时带起的风沙呛住了。看着咳嗽得眼泪都流出来的黄尘晨,许庭瑄表面上神情没有变化,暗地里肚子里笑开了花,不过虽然很想整黄尘晨,但这次可并不是她有意所为。

白起的冬眠,许庭萱并不是很清楚,因为感应到白起的不过是郦龙珠,它所能感应到的不过是同为秦皇三宝之一的定秦六合剑的特殊波动,所以白起虽然暂时沉入剑中,但是因为黄尘晨才是实质上的神兵掌控者,所以郦龙珠并没有什么异样。

不过许庭萱还是感觉到了一些不对,但是因为先前那次和白起的交谈被黄尘晨所打断,让许庭萱认识到,白起很看重黄尘晨,而且这种看重绝非单单是作为对寄主的尊重那么单纯,许庭萱很肯定的断定这种看重绝对更加深远,而理由则是“女人的直觉“……

在此不久之后许庭萱就感觉到黄尘晨的力量有了很大的变化,而且惊人的是,这种变化是让黄尘晨从一个近乎普通人,瞬间拔高至三阶高手!

毕竟像黄尘晨这样不收敛能量,整个一黑暗中的大灯泡,想不察觉都困难,而且出于自己的利益,虽然不清楚为什么白起没有隐蔽黄尘晨的气息,许庭萱还派了不少宗门的人去布置了一番,隐藏了黄尘晨的气息。

毕竟因为不久之后的灵宝出土,正邪两派都有不少人手都已经来到了高平,包括前不久在班上还看到胡杨那只青丘来的狐狸,因为在胡青云的协调下,高平市被划分成几个部分,妖族,魔教,正派等各自有各自的区域,然后宝物出土则各安天命。

虽然这种划分到底能起到多大的约束作用,各方都是心底有数,但最起码可以让各方势力在灵宝出土之前保持最基本的克制,所以各方都暂时同意了这一方案,而黄尘晨学校所在的地方其实是属于妖族监管,所以胡杨看到许庭萱之后才会那么不满。

许庭萱自然不能说明是因为黄尘晨而留在此地,只好跟胡杨不断协商,并且保证所作的事情与夺宝无关,并且说明了离开的时间,这才让胡杨勉强同意,而实质上心高气傲的许庭萱对此也是一肚子的怨气。

这些先撇开不谈,对于黄尘晨拥有了庞大力量却不知道如何运用这一点,许庭瑄倒是真的没有想到。

她对黄尘晨解释道:“这里是一个很特别的地方,在磁场范围内,大部分的现代物品都无法使用,而且还有一些为了防范外人骚扰的措施,有一些连本宗门人不小心都会很危险的。”听到许庭瑄的解释,黄尘晨并没有感到郁闷的心情有所舒缓,但除了腹诽一下天魔宗的变态也没有更多可以做的,只能紧跟着许庭瑄往天魔宗前进。

不知道是过去了很久,还是一瞬间,头顶上空的烈日和一层不变的景色让黄尘晨完全失去了时间感和空间概念。许庭瑄突然停了下来,黄尘晨有气无力的问道:“怎么了?快走啊,你们天魔宗里应该凉快点吧?如果还这么热我就疯了。”

许庭瑄回过头,表情严肃的说道:“已经正式进入了天魔宗总坛范围了,下面的路途有很多奇门阵法,以及一些我们餋养的魔兽,非常危险,你紧跟着我,注意好我的步伐,千万不要走错一步。”

对于自己的小命黄尘晨还是非常看中的,一把把汗抹掉,很认真的说道:“恩,我会加倍小心的,你在前面带路吧。”

许庭瑄点点头,嘴中吐出几个很奇怪的音节,然后黄尘晨就惊讶的看见本来是一片空旷的沙漠,但眼前突然出现一个黑色的巨大空洞,里面俨然是又一个世界。

须弥藏于芥子!

头一次见到这种另开洞天的大神通,黄尘晨完全被震惊了,这样的手段对于还停留于半普通人思维的他还是有很大的冲击力,等到许庭瑄默不做声的走入洞口之后,看到通往另个世界的大门正在扭曲闪烁的黄尘晨才回过神,连忙也跟着钻了进去。

黄尘晨进入之后,那道门一闪即逝,又恢复成那一望无际的浩瀚沙海,找不到一丝痕迹。

参天的大树,古朴的石柱,清澈的湖泊,跟黄尘晨想象中满是枯骨烂泥的坟墓群有着很大不同,一点也不像是邪魔的根据地,反倒是觉得安宁和祥和,但却有一种让人窒息的安静,黄尘晨虽然说不出来什么,却直觉的感到这里有一种奇妙的违和感。

许庭瑄等在门口,看见黄尘晨跟进来后也不说话,转身就往里面走了进去,黄尘晨也顾不上许多,紧紧的跟着许庭瑄,盯着她的步伐,亦步亦趋的踏上了这片让他没有好感的土地。

进入古怪的森林之后,许庭瑄也不开口,黄尘晨不敢放松精神的跟在后面,但长时间的不说话,和这种诡异的安静让他很是烦躁,觉得心底里似乎有一种按奈不住的欲望,他的双眼慢慢变红,有种想要摧毁一切的冲动。

觉得有些不对的黄尘晨,强行压制着蠢蠢欲动的感觉,不耐烦的大声问道:“我说,还要走多久啊?怎么这么慢!”

听到黄尘晨的声音,许庭瑄的脸色马上变了,气急败坏的说道:“该死的,你这么大声音,这里有些洪荒异种连我师尊都控制不了,你想把它们引过来把我们都吃掉么?”

黄尘晨愣了一下,然后火大的说道:“怎么了,什么时候告诉过我不能说话来着!***,难道老子还得怕几只畜生不成。”

对于黄尘晨的出言不逊,许庭瑄当然不会有什么好脸色,刚要反唇相讥,却看见他们后面出现的东西,马上变了脸色,焦急的说道:“我们快跑!”

黄尘晨看见许庭瑄害怕的神色,疑惑的回望了一眼,却不过看见一些体形比普通蚂蚁稍微大点的赤红色蚂蚁,嗤笑道:“怎么,你胆子小到连几只蚂蚁都不敢面对了,那让我来。”

手一抖,昆吾剑就出现在手中,感觉到黄尘晨暴躁的杀意,昆吾剑本来因为白起变得血红的剑身更是发出一声畅快的剑鸣,颤抖不停,黄尘晨几乎快掌握不住,看着闪烁着血光的昆吾,黄尘晨嘴角挂起一抹邪异的微笑,把剑摆在眼前,说道:“怎么,你也不耐烦了?那我们就好好发泄一番吧。”

黄尘晨略一提气,唰的一声,用力横斩出一道半月形的血红色剑气,把冲在前面的赤色蚂蚁几乎全部卷入其中,顿时就清空出一片空旷的地面,黄尘晨回头笑道:“看到没有,这种东西有什么好怕的。”许庭瑄根本就懒得回话,闷着头往前面跑去,黄尘晨不解的在转头看去,只见一片赤红色的浪潮铺天盖地的翻涌而来。

刚才一剑发泄出不少杀意的黄尘晨也渐渐回复清醒,于是开始的兴奋和嚣张迅速的变成害怕,特别是当他看到先前卷入剑气被打飞在大树上几只赤色蚂蚁翻了个身后也很精神汇入了赤色的浪潮之中后,黄尘晨收起剑,二话不说的转身就跑,还高喊着:“瑄瑄!等等我啊,我马上就来了,靠!就知道你不能相信,我不是叫你等等么,怎么跑得更快了……”

不知道两人跑了多久,直到看不到那片赤色的浪潮,黄尘晨和许庭瑄才停了下来,黄尘晨是跑得气喘吁吁,许庭瑄也是一边跑一边耗费元气的布下无数个简易的小型阵法来阻碍迷惑恐怖的蚂蚁群。

黄尘晨把急促的呼吸平复下来,问道:“我说,刚才那玩意是什么那么恐怖。”连续设置法阵,虽然只是简单的小法阵但也让许庭瑄脸色有些苍白,没好气的回答道:“刚才的那是赤魂蚁,浑身坚如金铁,刀剑难伤,最爱好的就是吞噬修为有成的修行者,被它们消化掉,连投胎都不可能,是这里少数几种可以和洪荒巨兽抗衡的物种。”

黄尘晨点点头,咽了下口水,说道:“确实恐怖,哪怕是条龙,估计被那群蚂蚁扑上去也就会剩下骨头。”

许庭瑄望了望远方,想确定一下方位,刚才逃跑的时候也些慌乱,偏离路线很有些远了,听到黄尘晨的话,回答道:“赤魂蚁也不是无敌,他们对于属性相克的水系法术和五行天雷非常惧怕,只是数量太过庞大才不好对付。”

“也是,要是一点弱点都没有,再加上庞大的数量,估计就该轮到他们统治世界了。”黄尘晨从地上战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说道:“我休息好了,快点去你们总坛吧,我可不想在这个鬼地方继续停留。”许庭瑄一脸的苦笑,说道:“我也想快点走。”黄尘晨察觉到似乎事情有些不妙,小心的问道:“莫非又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许庭瑄说道:“我从未来到过这个地方,不过在宗派典籍里似乎提过这里,我感觉到非常隐晦的天地元气的波动,如果没猜错的话,我们应该是到了我们天魔宗的禁地,而且陷入了保护禁地的万象天魔阵之中!”

黄尘晨一听,就眼前一黑,光从名字上看,谁都知道这所谓禁地的禁止法阵绝对不是什么好玩的东西,可以来去自如。

天魔宗第一代宗主纳兰千秋将《天魔密典》修到至高的无上天魔秘境,破碎虚空,飞升至魔界,成为了继苍浪王朝的海皇海苍澜之后,第二个实力可以与魔界几个自太古就存在的老魔头相媲美的人类。

她在临飞升之际,布下万象天魔阵并留下了《天魔密典》,入阵之法只有每代天魔宗宗主才可知晓。

但自从天魔宗第三代宗主苏妲己与纣王一起自焚于摘星楼之后,入阵之法就无人知晓,而无法进入禁地的天魔宗只能依靠着残缺不全的《天魔密典》修行,实力顿时下降不只一筹,要不是宗派建立时间久远,潜藏实力不容小嘘,不要说保不住魔门霸主的地位,连现在的魔门四大的地位也是岌岌可危。

为此魔门每代宗主都想方设法的破解万象天魔阵,但纳兰千秋亲手布下的阵法哪有这般简单,在两位宗主,八位护法倒在万象天魔阵之中后,天魔宗就再也不敢贸然闯入这个虽然名声不显,但威力不逊色于两仪微尘,黄河九曲,十二都天神煞的大阵里。

而黄尘晨和许庭瑄在赤魂蚁的追杀之下,却非常不幸的踏入了这个绝杀之阵。

阵法本为颠倒阴阳,倒转五行,以人有穷之力借天地无穷之力,此乃“偷天”之举,虽然不像逆天而行,必遭天谴,但仍然有干天和,所以布阵之时会留有一线生机,即为阵眼,也被称为生死门!

许庭萱身为本代天魔宗圣女,自然也对万象天魔阵有所研究,毕竟这是每代天魔门人的愿望。但从来没有踏入阵中,对于自己的破阵之法究竟是否可行,许庭瑄一点把握都没有。

黄尘晨一听到许庭瑄说到他们闯入了万象天魔阵之后,马上安静了下来,看到许庭萱凝重的表情,他知道这个带着天魔二字的阵法恐怕比刚才的赤魂蚁更可怕,对于他这个刚刚踏入非人世界的暴发户而言,眼下要做的不过是期待许庭萱能有解决的方法,黄尘晨可不想自己又莫名其妙的引发什么危险。

许庭萱皱起眉头,在地上画起了符号,黄尘晨看着这些完全不了解的东西,有些好奇的问道:“你在做什么?”许庭萱头也不抬的答道:“我试着找出万象天魔阵的阵眼,值得庆幸的是我们无意间的闯入并没有触发它,现在的万象天魔阵不过是自行运转,除了当中的‘迷’和‘困’,其他的功能并没有开启,或者我们能逃出去也说不定。”

“大阵没有引发,我们逃出去的可能性还是不高么?”黄尘晨有些惊讶。

许庭萱站起身子说道:“你以为‘迷’,‘困’二决很简单么?心志不坚,或者稍有差错就会永远迷失于幻象之中,那和死了没什么差别,当年的天机门门主诸葛武侯虽然限于体制无法修行,但阵法之术却是穷尽天道,没有元气法宝的支持,单是普通巨石所布的八阵图就困住了东吴大军,要知道吴军中的陆逊已经是当时的魔门摘星阁阁主,以他临近突破无上天魔境界的实力仍然被困八阵图之中,要不是诸葛武侯的丈人散仙黄石老人告诉陆逊阵眼所在,东吴大军均会被困阵中,连灵魂都无法脱困!”

许庭萱接着说道:“即使如此,陆逊因为陷入阵中,为了保存东吴大军精锐,耗损了过多功力,以致于飞升之时功亏一篑,魔门自纳兰千秋之后,最有希望步入超阶的人就此陨落了!”言罢,许庭萱的语气带着一丝惆怅和向往,那个时期正是英雄辈出的年代,正邪妖魔,即使是没落的武修都迸发出了惊人的活力,无数的高手你方唱罢我登场。

黄尘晨历史并不好,但诸葛武侯的大名还是知晓的——“功盖三分国,名成八阵图。江流石不转,遗恨失吞吴”。

“为什么诸葛武侯的岳父要帮着外人呢?”黄尘晨疑惑的问道。许庭瑄叹了口气,说道:“阵法之道,实为偷天换地,虽然不像逆天而行,必遭天遣,但是如果杀伤太多人命,那也是有伤天和,修行之人除了一些旁门本就是逆天修行,无惧这些,其他的都会三思而行,以免元神动摇,难逃天劫。诸葛武侯的八阵图夺天地之造化,已经超出偷天范围,倘若再用此阵困杀东吴大军,囚禁其灵魂,那诸葛武侯本就已经无法修行的肉体凡胎,必然会遭天遣,元神俱灭!”

听到许庭瑄所言,黄尘晨马上忧心忡忡,眼下的大阵就算比不上八阵图,但也不是吃素的,要是被困死在这里岂不是冤枉得很,但是对于阵法自己是七窍通了六窍,剩下的是一窍不通,而听许庭瑄的意思,她也没多少把握逃出生天,让他怎么能不沮丧。

想到这里,黄尘晨忽然灵光一线,白起那家伙似乎一口气坑杀四十余万人,立马就被九天雷劫给盯上,按他的说法,天界似乎还加上了点佐料,这厮被劈完后似乎仍然生猛活泼,没啥毛病,此等逆天强人估计什么阵都困不住,不是有一力降十会的说法么?管他什么阵,只要白起出来,什么都轰杀至渣。

黄尘晨连忙盘腿坐下,心神沉入体内的昆吾剑中,想要唤醒白起,但是除了一片血海,黄尘晨在剑中就是找不到白起的踪影。

黄尘晨身上金芒闪烁,在体外形成一层薄薄的护罩,整个人忽隐忽现仿佛要融入天地之间,许庭瑄惊讶不已,这种状态是修炼之人梦寐以求的“观微”!

观微,佛家称真如,西方修行者称神眷,它不是修行到了某种境界自然而然所会的,即使飞升成仙也不一定懂得观微,这是一种依靠灵根和机缘的随机产物,让修行的人实力快速增长,并且无惧走火入魔,甚至修行之人最后一步天劫中最让人害怕的灵心劫也对拥有观微之人无效。

许庭瑄看着黄尘晨,神色复杂,虽然亲眼看到,但是她还是难以相信,如果这个才踏入修行大门不过短短一月的人拥有观微,那她这个辛苦修炼,被人称为天才的天魔宗圣女又算什么?不觉中,杀机顿起,眼眸诡异的半紫半红......

黄尘晨不清楚许庭瑄想些什么,懊恼的站起身子,还在想着白起的下落,看见许庭瑄呆呆的站在原地不知道想些什么,就把手伸到她的眼前摆了摆,问道:“怎么了?”

许庭瑄一惊,杀意消散无踪,眼眸也恢复成黑色,以她的修为,心性应当坚定无比,怎么会突然妄起杀机?许庭瑄惊觉之下连忙内视,发觉自身元神已然有不稳的迹象,随即想到只怕这万象天魔阵的‘迷’字决已经悄悄启动,只是自己还没有察觉而已。

看着黄尘晨一脸的茫然,许庭瑄心中暗自琢磨,她自己在看到黄尘晨拥有观微境界的时候,或许真的在那一刹那想要杀了他……

黄尘晨的运气实在是很好,其实在初进这个世界开始,黄尘晨已经受到了这里魔气的影响,他现在身上的庞大元气根本就是白起把自身的血杀元气强行注入,虽然让黄尘晨的力量三级跳似的增长,也为以后的修炼打下了很好的基础,可是短期内却使得黄尘晨无法熟练掌握,因为这元气并非一丝一毫靠他自己修炼积累,而且血杀元气与真龙气劲几乎是毫不相容的。

虽然初步转化,但血杀元气的凶戾还残留在真龙气劲之中,并且庞大的血杀元气还有一部分没有被吸收,潜伏在黄尘晨体内,若有足够的时间,黄尘晨可以慢慢炼化,修为可以更进一步,但如果时间不够,有什么外来因素影响,就会使得黄尘晨体内发生暴动。

而万象天魔阵就成为了这个导火索,魔门阵法,攻击性极强,虽然黄尘晨和许庭瑄没有触动阵法,但已经处于其中,大阵会自然发起进攻。

万象天魔阵是以精神攻击为主,许庭瑄修行魔门功法,又把以幻象修行为根的天魔妙相练到仅次于最高境界“无相”的“无色”境,然而就是这样大阵未触发的自动攻击都对她有了影响。

黄尘晨修行时间本就很短,连一些基础性的常识都不清楚,纯力量的提升还可以用巧,但心性有如普通人,精神上的修为几近为零,如果不是莫名其妙的进入观微阶段,一旦被万象天魔阵诱发他体内残留的血杀真元,黄尘晨就会迷失本性,彻底入魔!

许庭瑄把脑中的不快暂时压制,对黄尘晨说道:“你是想唤出白起吧。”黄尘晨点了点头,许庭瑄苦笑道:“没用的,就算白起的力量真的能够压制住这个无人操控的万象天魔阵,但是你是他现在的宿主,虽然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方法在短时间内提高了你的修为,但你仍然无法发挥出他的全部实力。”

何止是全部实力,就连四层功力都有困难,黄尘晨暗自嘀咕着,这是白起告诉黄尘晨的,绝对不会有假。

黄尘晨有些灰心丧气的问道:“那我们怎么办?”许庭瑄无奈的摇了摇头,“走一步看一步吧,我对万象天魔阵的研究还很肤浅,只希望我们的运气够好了。”

黄尘晨郁闷的抽出昆吾剑随手劈了出去,说道:“怎么走,完全看不到边际,没有一点方向感。”话音没有落下,他一转身却看不到许庭瑄了,瞠目结舌的看着手中的昆吾剑,黄尘晨哀号道:“不会吧,只是随手劈了一剑就触动了阵法?”

突然涌起一阵浓厚得看不清身前一寸物事的大雾,让黄尘晨变得更为紧张,想大声喊许庭瑄,却又怕会惹出什么麻烦,只好凭着记忆,往许庭瑄所在的位置靠过去。

但本来两人应该只隔了几步的距离,可是黄尘晨却走了好一会都没找到许庭瑄,停下脚步,黄尘晨回忆了老半天,最终确定自己没有走错方向,可是那又是怎么回事?难道许庭瑄也离开原处往哪里去了?

浓雾传来一阵“沙沙”的声音,以为是许庭瑄过来了,黄尘晨连忙赶过去,但让他惊愕的一幕出现,那声音的制造者正是一开始害得他们落荒而逃的赤魂蚁!领教过厉害的黄尘晨马上转身就跑,但没一会他就停住了脚步,因为他发现自己已经无处可逃了,四面八方,地面,树上,到处都是赤魂蚁。

虽然听许庭瑄说过赤魂蚁的弱点是怕水系的法术和五行天雷,但却没有一样是黄尘晨会用的,很快赤魂蚁就把黄尘晨给团团围住,黄尘晨只能用剑气把他们劈开,除了撞上剑锋的赤魂蚁被切断,其他的赤魂蚁基本上没受到什么伤害,前仆后继的朝着黄尘晨扑来,机械的挥动着手中的剑,黄尘晨几乎就要放弃了。

终于有一只赤魂蚁突破了黄尘晨越来越无力的剑气网,随后其他更多也爬上了黄尘晨的身体,黄尘晨正准备闭目等死的时候,体内的螭龙突然窜了出来,龙躯一震,所有的赤魂蚁都被震出离黄尘晨有十几米远。

螭龙似乎暴怒一般,身躯盘转游动,突然虚影似的龙吻暴出了一声长长的龙吟声──真龙九变之“天龙吟”!

黄尘晨昏沉绝望的头脑终于恢复了冷静和清醒,而那些赤魂蚁似乎知道自己奈何不了黄尘晨一般,也纷纷退入了浓雾之中,然后一眨眼的功夫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黄尘晨干脆就把螭龙留在体外护卫,虽然这样比较损耗元气,不够这么危险的地方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黄尘晨?”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了黄尘晨的耳朵,看见不远处的许庭瑄,黄尘晨头一次发现自己居然会这么想念一个人,因为他发现一个人危险不如再拉个人下水,最好那个人很强,能够带着自己脱离险境,就算不行也可以帮自己多挡下危险,死道友不死贫道,这句话实在是道出了一个真理。

走到许庭瑄身边,黄尘晨焦急的问道:“现在的变化是怎么回事?我们有没有可能走出去?”黄尘晨现在领教了阵法的不可思议,不敢再随便乱动乱叫了。

许庭瑄摇头道:“虽然你误打误撞使大阵已经开始变化,让我摸索到一点点有用的线索,可是还是不够让我找到生门逃出去。”黄尘晨傻了眼,问道:“那我们怎么办?”许庭瑄没好气的说道:“除了等,还能怎么办!”黄尘晨不敢得罪唯一的救星,撇撇嘴不说话。

过了一会,白色如牛奶般浓稠的雾慢慢的变成了桃红色,听到旁边的许庭瑄发出了奇怪的呻吟声,黄尘晨问道:“你怎么了?”许庭瑄脸变得通红,回答道:“好热!”然后一手把衣服的领口拉扯得大开,耀目的雪白肌肤霎时间露出了大片,连那起伏的山峦也若隐若现。

精彩评论:

高端大气上档次。狂拽炫酷吊炸天,装模作样绿茶婊,外猛内柔女汉子,《天方帝神尊》就是描写这样一个主角(黄尘晨,白起)装逼全家装逼装逼到死的故事,同时,作者(小鸡炖咕咕)这种迥异与其他玄幻小说的风格也注定了读者对这本书评价的两极化。

免费试读

章节免费阅读

更多章节

相关文章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