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陆其的店》

麻花依呀作者

耽美小说| 李霖,宋康顺|阅文集团

连载中 | 2020-05-10 20:01:41

在线阅读

简介:

此次本人展现给各位书虫们麻花依呀原创故事《陆其的店》,主线人物是李霖,宋康顺,文笔稳重情节引人,相信各位闹书荒的粉丝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线围绕 李霖拿着手里的纸,仔细端详,那张卷边泛黄的纸最上面写着三个大字:典当铺,中间一行小字写着典当之物:宋成、孙倩之命,最后面还写着本店典当,恕不退还。李霖放下纸条,皱着眉头看着宋康顺,“你说这是你儿媳衣服

章节试读:

李霖拿着手里的纸,仔细端详,那张卷边泛黄的纸最上面写着三个大字:典当铺,中间一行小字写着典当之物:宋成、孙倩之命,最后面还写着本店典当,恕不退还。

李霖放下纸条,皱着眉头看着宋康顺,“你说这是你儿媳衣服口袋里找到的?”

宋康顺点头,悲恸地问道:“我儿子儿媳是不是也是被人害死的?我孙子是不是也是……”

当初他听到两人车祸身亡的消息整个人都蒙了,交警告诉他是他儿子车子突然失去控制,撞上了一辆大货车。

他一直不敢相信,自己儿子平时就是一个很小心谨慎的人,开车前也会检查车子,开车也十分稳当。

李霖也拿捏不准主意,边上的白泽说:“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于是四人起身寻找这家典当铺。

典当铺是在城中心最早期建设的商业区里,但是现在已经废弃了,以前入驻在这里的商家纷纷搬走,留下残破的店面,被站街女占据。

李霖羞涩地移开视线,不去看那些穿着暴露的女人。

陆其看得倒是津津有味,白泽还放荡地对着其中一个女人吹了声口哨,惹得一条街的女人咯咯笑得花枝招展。

一行人找了半天,终于在巷子的最深处找到了这家店。

这家店的招牌已经破烂不堪,上面的字迹也模糊不清,要不是一旁窗户上写着个红字“當”,几人恐怕都认不出来。

李霖看着外面几乎被蜘蛛网包围的店,门是开着的,远远往去,只有一个黑黢黢的洞,什么都看不见。

“就是这里了。”宋康顺指着面前说道。

李霖点头,跟在陆其身后走了进去。

店里很暗,接着门口的光线依稀可以看到一些桌椅。

李霖试探地喊道:“有人吗?”

小屋里回荡着李霖的声音,显得有些诡异。

李霖又喊了两遍,还是没有人出声。

在他以为这店里没有人的时候,最左边黑暗的角落里发出响动声。

李霖神经紧绷地往那里看去,却什么都看不清。

陆其一双深紫的眼睛看着黑暗处缓缓眯了起来。

脚步声渐渐逼近,“哗”伴随着老旧物品发出额咔嚓声,头顶上的灯闪了几下后亮了。

那是老式的灯泡,发出黄色的暖光。

李霖看着暴露在众人视线之下的男人,不由地长大了嘴。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长得这么美的男人,一双丹凤眼似挑非挑看着来人,鼻子高挺,嘴唇像是染了口红,红的异常,他还留着一头及肩的长发。

李霖觉得要不是看清楚了他的喉结,还真有可能把他认错成女的。

“几位有何贵干?”他声音极其慵懒缱绻,带着刚睡醒的沙哑感。

“你是这里的老板?”宋康顺问。

男人轻轻点了头,回了声是。

“这张纸是你这里的吗?”李霖把手上的当铺凭据递过去。

男人轻轻瞥了眼就点了头,“是,这张纸可有些年头了。”

“是你害死了我的儿子儿媳?”宋康顺见他承认,情绪有些激动起来。

男人笑了起来,那张脸好看得晃眼,“我哪里害死你儿子儿媳?”

“这纸上字写得清清楚楚,典当之物是我儿子儿媳的命。”宋康顺脸上的肉都在抖动。

男人嗤笑一声:“我这典当铺从来都是你情我愿。”

李霖按住情绪激动的宋康顺,对男人说:“抱歉,老人有些激动。”

就见男人眯起眼看了眼李霖,李霖:“我们可以坐下来聊聊吗?”

男人睨了他一眼,点头。

李霖向他介绍了自己一行人。

男人也开口:“我叫应容。”

“你能跟我们讲讲这两个人为什么要来典当吗,到底典当了什么东西?”李霖问他。

应容垂下眼,嘴角勾起:“抱歉,这是客户的隐私。”

这是不合作的意思了。

李霖对着陆其使了个眼色。

陆其紫黑的眼睛紧紧盯着应容,后者有些忌惮陆其。

忽的,应容突然笑了:“原来是......”他后面的两个字没有发出声音,但李霖三人都看懂了他的口型,那分明就是——麒麟。

应容视线又移到白泽身上,意味深长地冲他笑笑。

“你是谁?”陆其眯起危险的眼睛盯着他。

“如你所见。”顿了顿,应容又开口:“我可以告诉你们关于这两人的事情。”

李霖:这会怎么不管客户隐私了。

“实话都告诉你们,这张当票是那个女人的。”应容的话在宋康顺脑中丢下重雷。

“你们也可以理解为这个女人当了她的命和那个男人的命。”应容修长的手指拂过那张卷曲的当票,轻敲桌面。

“什么!”宋康顺不信,怎么可能?

“你这里难道可以随意典当他人的性命?”李霖皱起眉。

应容笑着看着他的眼睛,缓缓说道:“当然不可以,但是......”

“但是什么?”李霖不满他卖关子。

“但是那个男人的命是那个女人的。”应容收起手,放在自己的大腿上,整个人都躺在那张椅子上一副无骨慵懒的样子。

“什么意思?为什么说那个男人的命是女人的?”李霖不解地问道。

“你的问题可真多。”应容软绵绵看了眼李霖,垂下眼:“我只是负责典当,至于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李霖看向陆其和白泽。

白泽摸着下巴说:“男人的命变成女人的,有可能是有人用了什么方法将男人的命绑到女人身上。”

“那典当的女人知道吗?”如果那个女人不知道,那么两个人都有可能是受害者,但是如果,她知道......

“你说呢?她当时还特地要把那男人的命写上呢。”应容的表情看着有些嘲弄。

“你是说,是我的儿媳害死了我的儿子?”宋康顺踉跄,差点站不住,这位已经半百的老人,忍受白发人送黑发人已经够痛苦了,还要知道了这么个血淋淋的真相。

“那她到底用两条命换了什么?”李霖问出了他最关心的问题。

应容笑笑:“换了一个男人。”

这话让李霖听得有些糊里糊涂,什么叫换了她的后半生,现在换了人不也死了吗。

宋康顺瞪大双眼,胸脯起伏不定。

“你们可能不知道,她来我这的时候就快死了。”

李霖知道为什么会典当两条命了,女人本身就没几天好活了,所以她的命不足以换一个男人的命,所以她想办法找了她老公的命。

李霖心里恶寒,这种为了别的男人杀了自己老公的人可真是......

“那个男人是谁?”宋康顺几乎从嗓子眼里挤出这话。

应容翻看着自己的手,很没良心地回道:“我怎么知道?”

“难道典当的时候没有写那个男人的名字吗?”

应容抬头想了想,唔了一声:“有是有,可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们?”

又不合作了,李霖又使了个眼色给陆其。

这回陆其也不好使了,美人应容打定主意不说。

“那你要怎么样才肯说?”李霖看着打死不肯说的应容。

应容嘴角轻翘,声音轻柔:“只要你在我这典当件东西就行。”

李霖惶恐地看着他:“不是吧,你还想让我当命。”

“不用你当命,随便当个东西就可以。”

李霖想了想,也不知道当个什么东西,他在裤子里掏了掏,抬头问:“随便什么东西都可以吗?”

应容笑着点头。

下一秒,他的笑僵在了脸上,只见李霖从裤子兜里掏出一个五毛钱的钢镚。

应容眼眸里闪过一丝危险的精光,李霖以为他下一秒将要暴起。

没想到他细长的手指伸过来接住了那五毛钱,眼角压住眼底的潋滟光华。

“你想要换什么?要等值的。”

李霖挠头,犹豫半天,才缓缓说:“那就换个棒棒糖吧。”

应容:“......”

李霖委屈,你不是说要的等价值的东西吗?

现在五毛钱还可以买根帮帮糖。

应容不知道从哪里找出来一张纸,在上面写了典当之物后塞进了李霖的手里。

李霖接触到那张纸的一瞬间,感觉一股暖意涌上来,应容手里的五毛钱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小根棒棒糖。

应容把棒棒糖剥了包装纸,塞进李霖的嘴里。

李霖一边舔着棒棒糖,一边含糊不清地说:“你现在能说了吗?”

“那个男人叫向平。其他我就不知道了。”应容又坐下去,软软地摊在椅子上。

白泽凑到李霖边上,默默地看着他。

李霖戒备地看着他,“干嘛?”

“你还有没有刚才那个圆圆的?”白泽指了指他嘴里叼的棒棒糖,“我也想要一个。”

李霖:“......”

最后李霖翻遍了全身上下所有的口袋,终于找了掉落在裤脚缝里的一块钱,又跟应容换了两根棒棒糖。

白泽和陆其一人嘴里叼着一根棒棒糖,唆得有滋有味。

应容像看一群傻子一样看着这三个人。

李霖觉得这典当铺还真是神奇,不由地多看了两眼应容。

宋康顺收到的打击有点大,先是儿子的死竟然不是意外,然后是儿子竟然是儿媳害死的,还是为了另一个男人。

早知道当初就是跟儿子势不两立也不会让他娶那个女人,也不至于让他白白地送了命。

精彩评论:

这本《陆其的店》,是我最喜欢的一本耽美小说类小说,文笔幽默,情节扎实。可惜作者(麻花依呀)不是炒股遁,就是泡妞遁,用作者(麻花依呀)的原话说:”跟女朋友一起玩儿或煲电话粥可比写小说轻松有趣多了。”说得我们读者竟无言以对,于是这本书就搁浅至今也没被续上了........

免费试读

章节免费阅读

更多章节

相关文章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